my sunshine

放手后才知道——
你走了正好,不然总担心你会走......

我为什么不哭?
因为我知道,
你委屈时的泪
一定要在
会心疼你的人面前落。
不然,
就一文不值……

嗲赵,曲曲
又要再一次告别
但是我想
走着走着
在熙攘的人群中
我们一定会再一次遇见
(摘自:《何以笙箫默》)

我长大了
外婆的影子
也找不到了

两个人的关系里,一定有一个带节奏的。
那个人就是看上去爱的比较多的那个人 。也就是主动个那个。
另外一个人看似有恃无恐,但是如果有一天他要走,你还有机会把他抓回来。
而另一个人要走,那么当他决定走的那一天,就是故事的结局。

刚刚好--我还没想好(•͈˽•͈)

ZoeD:

接到曲筱绡的夺命连环call,赵医生下了班就忙往家里赶,电话里那个平时精力充沛的小妖精,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,只是催着他回家。

“筱绡,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我们去医院!”赵启平一进家门就冲到了床边,从已经卷成一团的被子里挖出曲筱绡,“嗲赵,好疼!”曲筱绡本来就小的脸现在更是皱成了一团,“哪里疼啊?快告诉我!”
赵启平忙乱的在曲筱绡身上摸着,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,“其实也没什么…就是…就是…就是我来大姨妈了…”曲筱绡的话让赵启平放下心来,把手移到小腹上,“从来都不会难受的,怎么这次疼成这样?”赵医生从被子里摸出个热水袋来,“嗯,还知道用热水袋,聪明了啊!”

“赵医生,我错了!我前两天应酬的时候喝了冰啤酒…”曲筱绡可怜兮兮的说着她觉得疼成这样的原因,“然后我就特别特别特别的想要你回来,抱着我,绝对比热水袋好用!”说着就翻身扑到赵启平怀里,“诶你小心点!”赵启平把曲筱绡抱好,又把被子给她裹上,怕她再着凉了。“知道错了就好!自己以后要注意了,这样对身体不好,把身体搞坏了,还怎么生孩子啊!”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到孩子的事,可带来的确是两个人的沉默,一时之间没人知道该怎么接话…

“筱绡…”赵启平搂了搂怀里的小家伙,扒开她已经把脸盖上的乱发,在额头上亲了下,“别有压力,我是为你好,不是催你什么,我们俩是都没做好当爸妈的准备,可是万一,总有万一的对不对,我希望你们都能健康平安。”

“老赵,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!”曲筱绡的脑袋在赵启平怀里使劲蹭了蹭,“其实我没有排斥孩子这件事,你想啊,我们俩的孩子是得有多可爱多好看啊!我只是像你说的一样,没有做好准备…”赵启平宠溺的摸摸曲筱绡的头发,“一切顺其自然吧!”

确定了曲筱绡只是痛经且没有其他不适,赵医生终于安心了,给迷迷糊糊的妖精掖好被角出了房间。在柜子里翻出了红糖块,再切几片生姜,熬了一小锅的姜糖水。

伺候小妖精喝了碗热粥再喝完姜糖水,赵启平一躺到曲筱绡身边,小妖精就钻进他怀里,“老赵…”。

“诶,别使坏!现在可什么都不能做啊!”赵启平把曲筱绡四处放火的手摁住,紧紧把她搂在怀里,“一不难受,你就不老实了!”

“嘻嘻,老赵,我好爱你!”

“我也爱你!”把曲筱绡乱糟糟的头发顺好,手一下一下拍着后背,“老赵,你在哄孩子睡觉吗?”

“嗯,你现在就是我的小宝贝儿!一没看住就不好好爱护自己!”赵启平低头吻上曲筱绡撅起的小嘴。


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清早,赵启平昨天半夜做了个大手术,还在补眠,怀里的小妖精迷迷糊糊的挣脱他爬了起来,“你去哪里?再陪我睡一会儿!”赵启平被吵醒,一把把曲筱绡抓回怀里,“你乖,让我去下洗手间再来陪你!”安抚好赵启平,曲筱绡摇摇摆摆的进了卫生间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尖叫声把赵启平从床上惊了起来,冲进洗手间。“筱绡,怎么了?!”曲筱绡见到赵启平就冲进他怀里,“老赵!快告诉我这是真的!”

赵启平从曲筱绡手里接过一根塑料棒,定神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,然后呵呵大笑起来,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曲筱绡又尖叫起来,“嘘嘘!”赵启平捂住曲筱绡的嘴,“别叫!会吓坏我宝贝女儿的,乖!”

把曲筱绡小心的放在床上,赵启平把耳朵贴到曲筱绡肚子上,“Hi 宝贝,我是爸爸啊!”“老赵,你不爱我了!”曲筱绡推开赵启平的脑袋,一脸的醋意,“我不爱你爱谁?”赵启平把曲筱绡抱到自己怀里,狠狠亲了亲她的脸颊,“宝贝啊,你妈妈吃醋了,等你爹我安抚好她再跟你说话哈。”有人傻乎乎的对着曲筱绡的肚皮说着话。

“我的宝贝,你真的太棒了!”赵启平捧着曲筱绡的脸左右亲着。

“你的宝贝不是在我肚子里吗?哼!”

“别这样!我们的宝贝现在应该只有黄豆大,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毛毛躁躁了,一切都要小心…”赵启平开始跟唐僧一样叨叨起来,曲筱绡仍旧一脸你不爱我了,即使这样,她还是很高兴,那是他们的宝贝啊!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个痛到回家抱被窝的人其实是我,给我熬姜糖水的人是我亲妈 o(╥﹏╥)o
我还没想好是真的没想好要叫什么(⊙…⊙)

元旦快乐 |失去最好的你 43

鹿苑的赵曲
失去最好的你
好好看的😘😘😘😘
😍😍😍😍😍

鹿苑:

43

“你们…两个好像变回从前了耶…”

出了医院上了车,樊胜美坐在后排,越过座椅轻捏曲筱绡的细腰,“开窍了?我倒还挺想念你们从前那个样子的…改天把莹莹约出来,我们聚一下吧,大家好久没聚了。”

“哎呀,我说你受伤了,手还不闲着。”

赵启平在旁边偷笑,曲筱绡的腰和后肩是她的敏感点。

“我是替你们高兴。笨蛋。”

“你可别光顾着为我们高兴啊,好好操心操心自己的事…”

樊胜美皱眉头,想问又没问出口,看了看手机,陆远之到现在一个询问的电话也没有,毕竟胳膊上的伤是为了给他挡酒瓶子才有的。想到这樊胜美的心凉了半截,他们这个岁数的人,不太可能有事事关心、面面俱到的感情。每日能有一次嘘寒问暖的对话已数不错,她也明白。可终究是个对爱情没彻底灰心意冷的人,该在意的还是在意,不求陆远之急得团团转,只希望能有真心的对待。

再查看了微信,除了群消息,一样也没有,樊胜美难过地看向窗外。

“你知道什么内情,还是得告诉小樊,别让她跳了火坑。

“我是那种能让朋友跳火坑的人吗?说来话长…哎呀,反正到头来要解释,一块说得了,省得说两遍。先给我喝口水。”

赵启平拿了水,喂进曲筱绡口里。

曲筱绡清清嗓子,看见红灯,一个刹车,车停住。

“前几天…我不是跟明页一起自驾游去了山东嘛,刚到不久,听那边的渔民说有个小岛挺漂亮,也不大,我们就坐船过去了。这几天就呆在那小岛上,与世隔绝一样,手机信号也不好,住的民宿家里只有一台小彩电,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,我俩就光聊天。我发誓,我俩这几天的独处,真的就是光聊天。”

“你接着说,不用解释。”赵启平心情复杂,听见曲筱绡急于澄清的口气,暗笑的同时心里终归不好过。

“哦…那个,然后有一天我心里太难过了,在海边喝酒,明页就陪着我,我就不停地说啊不停地说啊,说了些什么我现在记不清啦!后来他也向我打开了心扉,说了他的过去……”

“他说了什么?不是为了骗眼泪装可怜博你好感吧?”

“我倒也不至于被他糊弄吧?我这么精明的一个人,我很容易揭穿他的。大不了回头找人查查他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“你又来!”

“那不是怕你们不信吗?其实不用调查,打听一下估计也就知道了,当年闹得也算大。七八年前,明氏企业陷入诈骗案中,与之合作的家兴企业资金链中断,又看清市场局势,竟不承认在明氏企业订购的上千万货物,最后上了法庭,律师是陆远之。”

樊胜美和赵启平两人同时皱眉,樊胜美疑问:“就因为陆远之作了对方公司的律师就结了怨?”

“那当然不至于。陆远之和家兴企业董事长的儿子是大学同学,七八年前的陆远之只是个普通律师而已。也许家兴企业找人调查过之后故意利用陆远之,或者说无巧不成书,家兴的法律顾问是陆远之当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师傅接的,这么大的案子,陆远之的师傅自然叫陆远之打下手。据说,后来案子莫名其妙就交给了陆远之一个人,由家兴董事长的儿子协助他。”

“听起来,家兴一定没安什么好心…”

“家兴自然是一肚子坏水,但陆远之可谓是助纣为虐。明页后来得知,家兴为了让陆远之帮他们打赢官司,给了他价值五百万的股份,现在这些股份估计得值好几千万了。”

“陆远之的胜算是什么呢?家兴竟然下如此大的手笔?”

“他的胜算在陆愿词。陆愿词利用明页,帮陆远之将合同从明氏企业里偷出来并且撕毁,让明氏企业没了最重要的有利证据…”

“陆远之…指使陆愿词这么做?就算陆远之同意,陆愿词也不会…”

“是的。明页说,陆愿词告诉他,陆远之只说让她将合同偷出来,改其中一些项目,这样家兴的损失不会那么大,没想到合同最后被销毁。明氏企业输了官司,积压了几千万的货,当时差点就破产了,幸好明页爸爸人脉多,最后还是度过了难关…”

“这…听起来,陆愿词又到底图什么呢!
?”

“鬼知道她的,那时候她还小,大概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吧。但是某人,可以一把年纪喽…”

樊胜美坐在后座,沉默不语。



元旦快乐 |失去最好的你 43

鹿苑:

43

“你们…两个好像变回从前了耶…”

出了医院上了车,樊胜美坐在后排,越过座椅轻捏曲筱绡的细腰,“开窍了?我倒还挺想念你们从前那个样子的…改天把莹莹约出来,我们聚一下吧,大家好久没聚了。”

“哎呀,我说你受伤了,手还不闲着。”

赵启平在旁边偷笑,曲筱绡的腰和后肩是她的敏感点。

“我是替你们高兴。笨蛋。”

“你可别光顾着为我们高兴啊,好好操心操心自己的事…”

樊胜美皱眉头,想问又没问出口,看了看手机,陆远之到现在一个询问的电话也没有,毕竟胳膊上的伤是为了给他挡酒瓶子才有的。想到这樊胜美的心凉了半截,他们这个岁数的人,不太可能有事事关心、面面俱到的感情。每日能有一次嘘寒问暖的对话已数不错,她也明白。可终究是个对爱情没彻底灰心意冷的人,该在意的还是在意,不求陆远之急得团团转,只希望能有真心的对待。

再查看了微信,除了群消息,一样也没有,樊胜美难过地看向窗外。

“你知道什么内情,还是得告诉小樊,别让她跳了火坑。

“我是那种能让朋友跳火坑的人吗?说来话长…哎呀,反正到头来要解释,一块说得了,省得说两遍。先给我喝口水。”

赵启平拿了水,喂进曲筱绡口里。

曲筱绡清清嗓子,看见红灯,一个刹车,车停住。

“前几天…我不是跟明页一起自驾游去了山东嘛,刚到不久,听那边的渔民说有个小岛挺漂亮,也不大,我们就坐船过去了。这几天就呆在那小岛上,与世隔绝一样,手机信号也不好,住的民宿家里只有一台小彩电,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,我俩就光聊天。我发誓,我俩这几天的独处,真的就是光聊天。”

“你接着说,不用解释。”赵启平心情复杂,听见曲筱绡急于澄清的口气,暗笑的同时心里终归不好过。

“哦…那个,然后有一天我心里太难过了,在海边喝酒,明页就陪着我,我就不停地说啊不停地说啊,说了些什么我现在记不清啦!后来他也向我打开了心扉,说了他的过去……”

“他说了什么?不是为了骗眼泪装可怜博你好感吧?”

“我倒也不至于被他糊弄吧?我这么精明的一个人,我很容易揭穿他的。大不了回头找人查查他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“你又来!”

“那不是怕你们不信吗?其实不用调查,打听一下估计也就知道了,当年闹得也算大。七八年前,明氏企业陷入诈骗案中,与之合作的家兴企业资金链中断,又看清市场局势,竟不承认在明氏企业订购的上千万货物,最后上了法庭,律师是陆远之。”

樊胜美和赵启平两人同时皱眉,樊胜美疑问:“就因为陆远之作了对方公司的律师就结了怨?”

“那当然不至于。陆远之和家兴企业董事长的儿子是大学同学,七八年前的陆远之只是个普通律师而已。也许家兴企业找人调查过之后故意利用陆远之,或者说无巧不成书,家兴的法律顾问是陆远之当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师傅接的,这么大的案子,陆远之的师傅自然叫陆远之打下手。据说,后来案子莫名其妙就交给了陆远之一个人,由家兴董事长的儿子协助他。”

“听起来,家兴一定没安什么好心…”

“家兴自然是一肚子坏水,但陆远之可谓是助纣为虐。明页后来得知,家兴为了让陆远之帮他们打赢官司,给了他价值五百万的股份,现在这些股份估计得值好几千万了。”

“陆远之的胜算是什么呢?家兴竟然下如此大的手笔?”

“他的胜算在陆愿词。陆愿词利用明页,帮陆远之将合同从明氏企业里偷出来并且撕毁,让明氏企业没了最重要的有利证据…”

“陆远之…指使陆愿词这么做?就算陆远之同意,陆愿词也不会…”

“是的。明页说,陆愿词告诉他,陆远之只说让她将合同偷出来,改其中一些项目,这样家兴的损失不会那么大,没想到合同最后被销毁。明氏企业输了官司,积压了几千万的货,当时差点就破产了,幸好明页爸爸人脉多,最后还是度过了难关…”

“这…听起来,陆愿词又到底图什么呢!
?”

“鬼知道她的,那时候她还小,大概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吧。但是某人,可以一把年纪喽…”

樊胜美坐在后座,沉默不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