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 sunshine

元旦快乐 |失去最好的你 43

鹿苑:

43

“你们…两个好像变回从前了耶…”

出了医院上了车,樊胜美坐在后排,越过座椅轻捏曲筱绡的细腰,“开窍了?我倒还挺想念你们从前那个样子的…改天把莹莹约出来,我们聚一下吧,大家好久没聚了。”

“哎呀,我说你受伤了,手还不闲着。”

赵启平在旁边偷笑,曲筱绡的腰和后肩是她的敏感点。

“我是替你们高兴。笨蛋。”

“你可别光顾着为我们高兴啊,好好操心操心自己的事…”

樊胜美皱眉头,想问又没问出口,看了看手机,陆远之到现在一个询问的电话也没有,毕竟胳膊上的伤是为了给他挡酒瓶子才有的。想到这樊胜美的心凉了半截,他们这个岁数的人,不太可能有事事关心、面面俱到的感情。每日能有一次嘘寒问暖的对话已数不错,她也明白。可终究是个对爱情没彻底灰心意冷的人,该在意的还是在意,不求陆远之急得团团转,只希望能有真心的对待。

再查看了微信,除了群消息,一样也没有,樊胜美难过地看向窗外。

“你知道什么内情,还是得告诉小樊,别让她跳了火坑。

“我是那种能让朋友跳火坑的人吗?说来话长…哎呀,反正到头来要解释,一块说得了,省得说两遍。先给我喝口水。”

赵启平拿了水,喂进曲筱绡口里。

曲筱绡清清嗓子,看见红灯,一个刹车,车停住。

“前几天…我不是跟明页一起自驾游去了山东嘛,刚到不久,听那边的渔民说有个小岛挺漂亮,也不大,我们就坐船过去了。这几天就呆在那小岛上,与世隔绝一样,手机信号也不好,住的民宿家里只有一台小彩电,没有太多的娱乐项目,我俩就光聊天。我发誓,我俩这几天的独处,真的就是光聊天。”

“你接着说,不用解释。”赵启平心情复杂,听见曲筱绡急于澄清的口气,暗笑的同时心里终归不好过。

“哦…那个,然后有一天我心里太难过了,在海边喝酒,明页就陪着我,我就不停地说啊不停地说啊,说了些什么我现在记不清啦!后来他也向我打开了心扉,说了他的过去……”

“他说了什么?不是为了骗眼泪装可怜博你好感吧?”

“我倒也不至于被他糊弄吧?我这么精明的一个人,我很容易揭穿他的。大不了回头找人查查他说的是真是假。”

“你又来!”

“那不是怕你们不信吗?其实不用调查,打听一下估计也就知道了,当年闹得也算大。七八年前,明氏企业陷入诈骗案中,与之合作的家兴企业资金链中断,又看清市场局势,竟不承认在明氏企业订购的上千万货物,最后上了法庭,律师是陆远之。”

樊胜美和赵启平两人同时皱眉,樊胜美疑问:“就因为陆远之作了对方公司的律师就结了怨?”

“那当然不至于。陆远之和家兴企业董事长的儿子是大学同学,七八年前的陆远之只是个普通律师而已。也许家兴企业找人调查过之后故意利用陆远之,或者说无巧不成书,家兴的法律顾问是陆远之当时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师傅接的,这么大的案子,陆远之的师傅自然叫陆远之打下手。据说,后来案子莫名其妙就交给了陆远之一个人,由家兴董事长的儿子协助他。”

“听起来,家兴一定没安什么好心…”

“家兴自然是一肚子坏水,但陆远之可谓是助纣为虐。明页后来得知,家兴为了让陆远之帮他们打赢官司,给了他价值五百万的股份,现在这些股份估计得值好几千万了。”

“陆远之的胜算是什么呢?家兴竟然下如此大的手笔?”

“他的胜算在陆愿词。陆愿词利用明页,帮陆远之将合同从明氏企业里偷出来并且撕毁,让明氏企业没了最重要的有利证据…”

“陆远之…指使陆愿词这么做?就算陆远之同意,陆愿词也不会…”

“是的。明页说,陆愿词告诉他,陆远之只说让她将合同偷出来,改其中一些项目,这样家兴的损失不会那么大,没想到合同最后被销毁。明氏企业输了官司,积压了几千万的货,当时差点就破产了,幸好明页爸爸人脉多,最后还是度过了难关…”

“这…听起来,陆愿词又到底图什么呢!
?”

“鬼知道她的,那时候她还小,大概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吧。但是某人,可以一把年纪喽…”

樊胜美坐在后座,沉默不语。



评论

热度(51)

  1. my sunshine鹿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鹿苑的赵曲失去最好的你好好看的😘😘😘😘😍😍😍😍😍
  2. my sunshine鹿苑 转载了此文字